黄峥辞去拼多多董事长,哪里才是中国企业家的星辰大海?

原标题:黄峥辞去拼多多董事长,哪里才是中国企业家的星辰大海? 来源:腾讯新闻

冰川思想库特约研究员 | 关不羽

这个初春时节,是属于“拼多多”的。重大消息三连发,让人应接不暇。

最吸引眼球的莫过于拼多多创始人黄峥辞任拼多多董事长的消息,中国互联网“大厂”的高管变动,向来被各方关注,刷屏也是意料之中。

第二条消息则是拼多多2020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显示,截至2020年底,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达7.884亿,用户数行业第一。这两三年来中国电商行业的“龙头”之争备受瞩目,这一数据显然有标志性意义。

相比之下,第三条消息的“吸睛度”可能略低,但是含金量绝不逊色于前两条,甚至在意味深长的程度上更胜一筹。那就是,3月17日,浙江大学收到了校友黄峥及拼多多创始团队所创建的“繁星公益基金”的1亿美元捐赠。

这再一次把“企业家的社会责任”推到了公众舆论的聚光灯下。

01

近来,清末状元、实业家、教育家张謇引起热议,被誉为实业报国、热心公益的楷模人物。

张謇的不幸是他所处的时代,政治黑暗、国家贫弱、强敌环伺。然而,这位状元出身的翰林清流并没有随波逐流、与世沉浮,而是逆流而上,开辟了一条实业救国、教育兴邦的道路。虽然他的事业没有走到终点,却在百年之后的中国火尽薪传、后继有人。

成为世界大工厂的中国没有理由在经济发展方面自卑,互联网产业的发展壮大更是值得国人自豪。

2018年,有着“互联网女皇”之称的华尔街证券分析师玛丽米克在其著名的《2018年互联网趋势》报告的最新版本中,根据全球各大互联网公司的估值进行衡量,全球20大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席位全部被中国和美国包揽,其中美国12席、中国9席。

这一结果令很多人感到意外,起步于世纪之初的中国互联网企业,原本是一个追赶者,却在短短十几年间后来居上。

▲国际物流仓储(图/图虫创意)

2020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上发布的一份白皮书显示,2019年数字经济规模美国排名第一,中国居第二位。中国在互联网领域的成就无疑是令人惊讶的。而更令人惊讶的是中国电商行业已经把美国甩到了身后——2019年中国在全球在线零售总额中的份额占比最高,为55.8%。

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是超高速的,中国电商在互联网产业中又是超前的。这当然得益于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大背景,也受惠于中国庞大的人口为电商提供了最好的舞台。

02

当然,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电商行业的成功是轻而易举的。

大有大的难处。中国巨大的地区经济差异,给中国电商行业留下了农村地区的“超级尾部”。电商在发达国家都是典型的“都市子”,早已完成了城市化进程的发达国家城乡差异微不足道,自然没有“村里人怎么办”的难题。

把电子商务的“触角”伸入到经济落后、购买力有限的农村,是一道中国特色的商业难题。很多电商都在“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”的市场判断面前犹豫了。2015年才诞生的中国电商“小字辈”拼多多,却成了成功吃螃蟹的勇士。

拼多多扎根农村、服务三农,这个市场选择在圈内圈外都被不看好,甚至是一时的笑柄。然而,这个电商“小老弟”迅速地证明了“尾部市场”并不贫瘠。

▲2020年,拼多多举行首届多多农研科技大赛

仅仅花了一年多的时间,“拼多多”的用户量突破1亿。

2018年12月4日根据央视经济网报道,拼多多新一季度交易额增长586%,收入增长高达697%,一个充满农村气息的“小巨人”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快速成长。

2019年9月5日,拼多多股价创历史新高,市值超过400亿美元。不久后的10月25日,市值达到464亿美元,超过京东。

市场的反应是正面的,但是舆论的反应就有些微妙了。然而,一切“口嫌心直”都是纸老虎。一二线城市的矜持很快就被“是朋友就砍一刀”的热闹“砍”掉了,拼多多上可以“拼”的也不只是蔬菜水果小家电,而是升格到了劳斯莱斯。

与此同时,备受争议的巨额亏损也在快速被“砍掉”,先砍掉的是“巨额”,然后“亏损”也没了——2020年第三季度实现了首次盈利,净利润为4.664亿元。

沉下去拼的拼多多拼出了一片天地,从电商界的小鲜肉拼成了大明星。这不只是拼多多的成功,而是中国广阔农村的逆袭。

拼多多的成功不只是在报表的数字中,更是城乡之间的商业壁垒被打破,“村里人”享受到了互联网商业带来的便捷高效,货物走得出去、商品流的进来。

百工兴旺、农商一体的汇通天下,不正是百年前张謇们的梦想吗?敢于下沉、敢于拼搏的是中国电商企业,更是中国年轻一代的民营企业家。

03

在经营企业、助推中国经济方面,年轻的中国企业家比受困于时代的张謇走得更远,但是在境界上,他们能不能超越前辈呢?

经营企业、发展经济是企业家社会责任的本份,如果只是停留在本份上,却是对企业家精神的浪费。

18世纪传奇经济学家、金融家理查德·坎蒂隆是最早提出“企业家精神”的学者,他另一个著名理论也与企业家精神息息相关,那就是“坎蒂隆效应”:货币量的变化对实体经济的不同影响取决于货币介入经济的方式, 以及谁是新增货币的持有者。简洁通俗地表达就是,钱在谁手上、他们怎么花钱,决定了实体经济的变化趋势。

钱在谁手上不是高深的问题,中国民营企业家创造了财富,也积累的财富。问题在于该怎么花?朴素的慈善公益很好也很有必要,但企业家应该能做得更好。

一百年前张謇的答案是“以实业辅助教育,以教育改良实业”,眼界超越了世俗的斤斤于利。他的教育事业甚至比他的实业更经得起岁月时光的考验,一生兴学370余所,复旦、同济、河海大学、上海海事大学等诸多名校可以溯源到这位状元公。张謇看到了教育开启民智的长远事业,是那个时代中国经济的题眼。这是对后世中国民营企业家的启示。

▲大生厂史陈列馆前的张謇先生像(图/中国网)

今天中国的发展需要更高的民智,那就是科技兴国。

以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为例,全球互联网产业的中美“双头格局”中,中国长于体量、美国长于科技是公认的事实。美国互联网企业长期的技术积累是他们的优势,中国互联网企业起步晚,基础技术制约了整体科技水平的提升是短板。

在电商这样的技术服务领域,中国互联网企业有市场体量的高起点。做大了规模、完成了积累,补上科技的短板是这个时代的题眼,也是中国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所在。

中国企业乃至中国经济的成功要有一个清晰的维度,那不是战胜了怎样的竞争对手、不是打败了谁,而是实现自我的超越。企业家拥有的财富,需要企业家的创造精神去点燃,成为助推中国科技发展的火箭燃料。

科技发展不只是科学家的事业,不只是研究机构象牙塔里的闭门造车,更不是智力的玩具,而是有用于社会、大众的成就。这就需要企业家的参与,需要他们的财富,更需要他们的能力。

没有人比企业家更了解市场的需求,也没有人比企业家更富有创新的精神。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时代,诺贝尔、爱迪生这样身兼科学家和企业家的伟大人物比比皆是,遗泽传至今日。现代企业家不仅是财富的创造者,也是科技发展的引路人,这是他们的社会责任。

对于中国企业家来说,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,这并不需要赞美来背书。伟大的成功很少能得到同时代人的肯定,只有静待岁月时光洗净了妒嫉和误解的浮尘,才会有真实的评价。每一个时代都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,这取决于每个人的选择。从张謇到黄峥,乃至后来者,都是一样。负重前行、逆流而上的,才是强者。

▲浙大联合繁星公益基金在上海设立科学基金

因此,“繁星公益基金”1亿美元的捐赠,比拼多多的人事变动更重要,也比拼多多优异的年报更重要。这是一个选择,这个选择链接了未来,而不是过去。

1亿美元的捐赠锁定了一批前沿科技项目,包括“超大规模实时图推理机研究”,“肿瘤免疫新抗原设计与应用”和“细胞培养人造鱼肉研究”等,到底会创造出多少美好的科技成果让人期待。但是,比金钱更重要的是,中国企业家投身科技事业的决心,这是比企业经营更为广阔的“蓝海事业”,是走向下一个成功的起点。

百年前的张謇有这样一段话:“天之生人也,与草木无异,若留一、二有用事业与草木同生,即不与草木同腐”。当中国企业家站在了人生和事业的巅峰时,应该想起这段话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